每回灯光大亮、警察临检,「公司」会说:「我们都是做纯的⋯⋯」

  • 2020-07-18
  • 493

每回灯光大亮、警察临检,「公司」会说:「我们都是做纯的⋯⋯」

宋良韵拎着一袋手摇杯,边拭汗边在虚掩的铁门口踢掉水钻凉鞋,搬家工人正把一箱又一箱的家私堆进这层分租公寓的空雅房中,新室友──林玮书正俐落地指挥工人该将一二三四号书架配置到何处,宋良韵呼了口气,亏林玮书大学毕业后职场爆肝八年余,逐水草而居搬了十次家,竟还有力气捎上这许多不是钱的纸张。

奉长辈命令来协助姐姐乔迁的林道儒,手足无措地站在纸箱八卦阵之外,宋良韵塞给他一杯多多绿茶半糖少冰,让这位插不上手的腼腆男孩,至少能插上一句话:「谢谢。」

宋良韵抬了抬眉毛,她工作场域遇到的男性几乎不道谢,也不会脸红,经纪人、看柜檯的行政以及负责跑腿的老弟小弟,对小姐的沟通都是用亏的:「这件衣服好可爱啊,可爱到客人不会介意你嘴巴这幺机掰,就直接点你了。」

前来模拟选妃、淋浴完后赤裸裸趴在按摩床上,等待小姐来翻面的客人们则是千奇百怪,有的沉默异常,有的之乎者也掉书袋,有的会滑手机看猥亵的幼女ACG图片助兴,也有不少喜欢叨叨絮絮,或问各种经典的蠢问题:「你为什幺要做八大?」「你妈知道你在当小姐吗?」「你帮我做都不会爽吗?!」

客人们抛出廉价的关心,无非不是要凹个免费的乳交口爆颜射内射,一名五十岁的阿伯堪称奇葩,「妳不觉得,我的老二很漂亮吗?」昏暗的灯光下,他捏着自己老二,洋洋得意地献宝:「粉红色的、又乾净、形状又好看、大小又适中,多少小姐想骑上来我都不让她们骑,万一弄髒了怎幺办?」

「……」阿伯看自己的屌越看越美,宋良韵觉得自己已读不回很给面子了。

「妳看到我的老二,都不会想骑上来吗?」

这是宋良韵听过最刷下限的骗炮台词,但她仍甜笑着回应:「真的耶,你这幺一说,它真的是很漂亮,要不要我拔下来送博物馆参展?」

其实鬼扯嘴砲些什幺不重要,不说谢谢也不重要,出来玩就别忘了带钱,千百句谢谢,不如从口袋里掏出小费上道。

「你看我一身邋遢又没化妆,但是去饮料店的路上,居然还可以遇到痴汉。」

「欸?!」林道儒这才正面转向披挂着粉红色薄开襟外套的宋良韵,即使已被允许打量个够本,他的眼光还是立刻从低胸细肩带的乳沟间弹回宋良韵脸上,没来得及欣赏她的韩版宽裤、腰臀比○‧七的致命曲线,呵呵,是一本正经的男孩啊。

「上帝给男人两个头,血液只够一个地方用。」忙着挪移家当的林玮书,多年财金记者的训练让她成为优秀的逗点,比口齿笨拙的弟弟还有余裕men’s talk:「那痴汉没对你怎幺样吧?」

「是没怎样,就是嘴砲多少钱给不给上,我叫他滚一边去,别来烦我。」见林道儒瞪大了眼,宋良韵回以一笑:「我的才华就是吸引痴汉,但叫我真的给上?呷咖麦耶。」

这份轻描淡写让林道儒更不可思议,林玮书指着纸箱山的顶端,一个被麦克笔龙飞凤舞写上「清洁工具」四个大字的箱子:「弟,帮我打开那一箱,我需要抹布。」

宋良韵正要伸手去拿,「我来就好。」林道儒急忙将饮料放到一旁,终于有个明确指令让他捲起袖子,「怕你弄髒。」

「没关係,这件旧外套不怕髒。」

宋良韵的粉红外套袖口起了些毛球,这件二手衣是从另一名小姐手上接收过来的,外出能预防晒出肩带痕、冷气房内又好保暖,扔了可惜,宋良韵便不客气地从休息室的垃圾桶中将它捡回家,洗一洗又是一件好衣服,大经纪人最看不顺眼她这从少女时代养成的穷酸气,总是咕哝:「一个月赚多少钱的女人,还穿得跟乞丐婆一样?」

「你今天怎幺有空来帮你姐搬家?」

「刚好休假。」

「然后老爸老妈坚持要他来。」林玮书显然不太高兴弟弟来充当爸妈的眼线,检视她未来一年会待在什幺样的环境,一边当自由接案写手一边养病:「我可是全能极限搬家王耶!能自己搞定的好吗?你好不容易休假,不是应该去约会?」

「呿,跟谁约啊。」

瞧林道儒被亏得讪讪地,宋良韵笑着答腔:「你做服务业?」

「呃……算是吧。」

「算是?」

「第一阶段快结训了,再一阵子要去实习。」

「连锁店吗?是餐饮?服饰?」宋良韵心想,做服务业脸皮却这幺薄,以后可有他好受了。

「都不是。」林道儒搔了搔脸颊:「……是警察。」

「什幺?!──」

宋良韵惊叫,只差没加上京剧甩头腾腾腾倒退三步,真是可悲的本能反应,毕竟做八大行业便注定得跑给条子追。昏暗的美容室遮掩小姐厚重的妆容、鬆弛的小腹或下垂的臀部,客人们则在幽暗中释放自我,每回灯光大亮,就是警察登门临检了,大家像被遥控器按下快进一般,滑稽地八倍速套上衣服,搜查哪里掉了胸罩内裤保险套,确保包厢内的尺度是普遍级,好避免大伙儿全被招待到警察局半日游,「公司」方面有一份耳提面命的教战守则,「我们都是做纯的,今天来按摩的是熟客,我就多给他一些杀必死……」而眼前不过是只将跳出条子育成所又容易脸红的菜鸽,都足以把她吓得寒毛倒竖。

比起宋良韵,更侷促不安的反而是林道儒:「啊啊,看来这个职业的社会观感真的满差的。」

「不不不,不是那回事!」宋良韵连连摇手,庆幸林道儒道行浅,没看出蹊跷:「玮书说你是念师範大学的,我还以为──」

「到处都是流浪教师,有开缺的学校都是代课,当万年代课不是办法啊。」

「小韵你吵死啦──」

隔壁房间的门忽然打开,飘出冰库一般的冷气,夹带陈年烟草味混合香水味,冻得林道儒打哆嗦,一名苍白的纸片女子裹在绒毛睡衣中,一双鸟仔脚踏着绣花的羊毛止滑室内拖,她瞇着一双大眼,盯着手上的iPad Pro,在叮叮噹噹的游戏配乐中,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高速滑个不停。

「哇靠都几点了?Tiffany你睡到现在──」宋良韵顾忌一旁的林道儒,才把「是来得及做头髮化妆打扮去上班吗」吞回去。

「今天新室友乔迁捏!我要跟公司请假,等一会叫个外卖吃吃。」Tiffany头也没抬,又将门关上了。

宋良韵吁一口气,Tiffany那一挂酒店妹最近疯一款手机游戏疯到不要不要的,正式名称不知道是叫什幺传说,还是什幺对决的,打一个回合要十几分钟,玩到妹子们被点了檯,仍拖拖拉拉不肯出休息室,被偷时间的客人自然是抱怨连连,酒店方面随即下了禁玩令,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十六岁就下海的Tiffany,什幺大风大浪没见过?

迟到一分钟扣五十元,换算一小时就扣钱三千元,迟到两个小时,酒店就会要求小姐自买全场,一天不进公司的大框要万把块,这时Tiffany手机里存的一长串恩客名单就派上用场了──

「大哥~Tiffany今天头好痛、身体好不苏胡,没办法去上班,但是经纪人好凶喔T_T夺命连环抠人家去公司」

「踢昏你妹妹还好吧」

「没精神的Tiffany不能见人啦,大哥救救人家O_Q包人家今天嘛,人家下次放假时补偿你~」

「好喔,但是今天哥哥没空捏」

「今天人家丑丑不好看,感冒好了就补偿大哥,放假一起出去玩~来,打勾勾嘛」

「打勾勾,约好下次啰,妳就在家好好休息」

「谢谢~~~下次来店里玩,Tiffany请大哥桌面和果盘喔<3>
Tiffany倚着枕头冷笑,几通撒娇简讯,就有冤大头甘心一面不见,捧着白花花的银子替她填坑,如此还不跷班玩个够本,对得起谁?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