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冰岛,只靠文字生活是有可能的

  • 2020-06-27
  • 300

在冰岛,只靠文字生活是有可能的

冰岛不只有冰与火,还有诗与远方。

冰岛人普遍爱看书,在这个国家,看书已经是冰岛人民信手拈来的生活习惯。邂逅一本未知的书是种浪漫,沉浸在阅读里的时光,每分每秒都是惊喜,这是冰岛人难以取代的小确幸。

除了寒冷天气、待在家里的时间颇长,看书消磨时间渐渐成为一种习惯,缺乏电视的那段时间,也或多或少影响、带动了冰岛的阅读风气。时间回到一九六六年,那是个冰岛电视机打开,只有一台国营电视频道的年代。然而,每逢星期四,冰岛政府不会播送任何电视节目,其背后原因是希望鼓励民众多出门社交,而不是一直待在家中当沙发马铃薯,看着一台方形的机器。

当时的七月对冰岛而言是个相当重要的月份,因此七月整整三十一天,冰岛完全没有电视节目可以收看,这样的法令一直持续到一九八三年。星期四的节目也一直等到一九八七年才得已开始播送。没有电视节目对国民造成的影响并没有实质的研究报告,但是在那些没有电视的日子及月份里,在「被迫」出门社交的时候,「书」成了冰岛人碰面时最热门的聊天话题。

冰岛的作家数量、出书量以及国民平均阅读量几乎都是世界第一。在冰岛,平均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出过书或即将出书;平均一个月,冰岛女性阅读三本书,男性阅读两本书。

冰岛人对书籍的热爱不只反映在消费上,大量的阅读人口也带动写书、出书的热潮。冰岛当地有一个有趣的说法:「每个人的肚子里,都装着一本书。」(Að ganga með bók í maganum.)但我觉得更好的翻译方式是:「每个人的一生,迟早会生出一本书。」这句话道尽了冰岛蓬勃的出版市场,以及书籍在冰岛文化中的坚实基础。

冰岛人称自己为 bókaþjóð,「一个为书痴狂的民族」,冰岛人对于他们丰富的文学作品深感自豪。在这个地球尽头、极圈边缘,一个作家雕像比政治人物雕像还多的地方,平凡的百姓用阅读及写作,构筑了冰岛特有的文艺气质。

而冰岛人对故事与书的痴狂,最能反映在每年的岁末年终之际。虽然说一年当中都不断有新书出版,但冰岛真正的出版旺季,是在圣诞节的时候。此现象被称为一年一度的「圣诞书潮」(Jólabókaflóðið)。

每年十一月中旬冰岛出版协会(Iceland Publishers Association)会特别印製新书出版目录,免费寄送到家家户户。这个型录包含了一年当中所有已出版的书,以及即将在圣诞节前夕出版的书籍,供书店业者和一般百姓参考。在此时,几乎每个冰岛人的 Facebook 都会收到各种新书发表会、读书会的活动邀请,作家採访的新闻也经常出现在电视或网路上。

在一个人口仅有三十多万人的岛屿,每年出版约八百本书。六十%的冰岛人会在圣诞节的时候收到一本书;七十%的冰岛人选择送书当作礼物。

这股圣诞书潮,可以追溯至一九三一年。当时,冰岛对进口货物实施严格控管,当时的经济情况也使礼物选项极为稀少。在管制範围外的书籍,乘势成为了最流行的送礼选择。久而久之,冰岛人圣诞过节气氛总是飘着浓浓书香,圣诞节送书俨然成为冰岛一项重要的传统。

每逢圣诞节前夕,冰岛的书店总是热闹得像百货公司週年庆。冰岛人在书店里兴奋地挑选书籍,若遇上熟人,不仅是上前打声招呼而已,也都希望从朋友口中听到他们的推荐书单。有些冰岛人甚至在买书送礼的时候,也会顺便买一本书给自己,以防在圣诞夜拆礼物的时候,发现没有得到梦寐以求的那本书!

在冰岛,只靠文字生活是有可能的,因为有国家的力量全力支持文字创作者。

政府提供了各种补助津贴与奖金,另外还可以申请艺术家薪水,让作家生活无虞,没有后顾之忧地专心写作,也让「专职作家」在冰岛得以实现。此外,每年也会举办不同类型的文学奖,鼓励作家创作。

隶属政府的冰岛文学中心(Icelandic Literature Centre)负责在国内外推广冰岛文学。冰岛作品要打入国际市场向来不易,为了提高冰岛文学作品在海外的知名度,让更多海外读者认识,政府提供外国出版商一笔「翻译补助金」,用来出版冰岛语的文学作品。

如果你懂冰岛语,也愿意将冰岛语的书籍翻译成外语,冰岛政府诚挚地邀请你来冰岛,免费入住雷克雅维克的作家寓所(Gunnarshús),并提供全额的来回机票补助,以及一週三万冰岛克朗(约台币七千五百元)的生活费。此外,冰岛作家、外国出版商,或者安排活动的机构组织,也都可以向冰岛政府申请旅游补助,让冰岛作家有更多前往海外宣传作品的机会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