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四秒卖出一本,《使女的故事》续集重回基列国

  • 2020-07-18
  • 839

每四秒卖出一本,《使女的故事》续集重回基列国

「是哈利波特又有续集出版了吗?」午夜,伦敦的水石书店外罕见地大排长龙,其中还有一群女子,身着红色长袍、配戴白色帽子,这是《使女的故事》中使女们的服装,而这些读者引颈期盼的,正是相隔三十四年之后出版的续集《遗嘱》(The Testaments,暂译)首卖。

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.爱特伍1985年出版的 《使女的故事》中,描述美国在不久的将来因战乱瓦解,神权与极权国家基列国取而代之。在该政权统治下,旧约圣经被曲解为滥用权力的凭据,社会阶层严谨,人民言行皆受到监控,稍有逾越便会不由分说地被处以恐怖极刑。而在此时,环境因被破坏殆尽,生儿育女变得困难,多数女性地位低落,不准读书、写作,少数有生育力的女性被指派为使女,送进红色感化中心接受训练,并替社会地位高的男性提供「服务」,沦为权贵阶级的生育工具。

书中主角琼被指派成为使女,她的姓名从此成为奥芙弗雷德(Offred),即是以Of加上所服务男性的姓氏, 使女们的姓名,也说明着她们被视为附属品的命运。而在《使女的故事》结尾里,奥芙弗雷德乘上一辆黑色箱型车,可能逃离基列国奔向未知。

「我一直对结局感到恼怒,它就这样在故事的高潮戛然而止 ,」「悬而未决的结局让人兴奋!」凯西和她的母亲麦寇拉都在书店外的队伍里,十三岁时,麦寇拉让凯西读了这本书,而她自己则是在1985年的圣诞节,获得这本书作为礼物,并读到这些看似遥不可及的描述。「我全神贯注地阅读这本书,任何人都无法打扰我。」她也提到在书中许多描述,特别是关于美国基督教右翼崛起的部分,如今看来几已成真,「我想她是先知。」她这幺评价作者玛格丽特.爱特伍。

像他们一样殷切期盼的读者自然不在少数。根据尼尔森图书调查所公布的数据,《使女的故事》续集《遗嘱》于伦敦午夜开卖后五天,精装版便已售出超过十万本,几乎是其他精装书籍的两倍销量,这也让该书成为今年度精装书籍畅销榜首,更带动《使女的故事》平装版本在出版三十四年后,再度登上畅销榜亚军。

《遗嘱》的时间点设在主角奥芙弗雷德乘上黑色箱型车的十五年后,再度将读者带回基列国的世界中。故事主要叙事者为三位女性,第一位是莉迪亚姥姥,身着棕色服饰的姥姥,在红色感化中心里负责使女的训练与管教,对不听命行事的使女施以电击棒、鞭刑等严酷的刑罚。莉迪亚姥姥在故事里对着未知的读者秘密阐述她的回忆。第二位女性则是艾格尼丝,一名在基列国长大的女孩,正在「受训」準备与指挥官结婚。第三位女性黛西,则是住在加拿大的一名活泼少女,与她同住的两人经营一家旧货商店,黛西总将他们视为自己的父母,但却始终隐约感到某些不对劲。「彷彿我是一只猫,而他们是猫的保母。」

这三位女性,为何有所关联?特别是身在加拿大的黛西,和基列国又怎幺会扯上关係?这些问题,也是在续集中推动故事的关键之一。在故事的开头,黛西在生日当天发现,她是「有意」被伪造出来的。艾格尼丝曾认为自己不记得六七岁前的任何事情,却发现自己依稀记得,有人牵着她的手穿越森林。而莉迪亚姥姥,身为无处不在的姥姥,清楚着她们(与我们)浑然不知的一切,玛格丽特.爱特伍曾说知识即是力量,但莉迪亚姥姥会用她的力量支持着善恶中的哪一方?

《使女的故事》在1985年所呈现出的极权、物化女性,让人不寒而慄,如今现实某些状况却不谋而合,三十四年后出版的续集,就像是使女的新生宝宝般被热切期待着,读者也许也能从书里找到某些他们渴求的解答,「如果有哪位小说家能证明出版续集的合理性,玛格丽特.爱特伍就是那位作家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