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,中国心情

  • 2020-08-09
  • 241

2012年,中国有了好声音,却未必有个好心情。这一年,中国心情,像六月的天,姑娘的脸,晴雨不定。好想像被央视逮住的老实人,问声幸福吗?答曰:幸福。然后,露出一脸的傻笑。可惜,这样轻松的好事,都让央视占了,剩下的,有好些无奈。

新闻联播告诉我们,这一年,世界比较乱套。美国经济下滑,欧洲债台高筑,日本溜到谷底,就我们风景这边独好。但在老百姓的感受,大好形势,却要打点折扣。统计局的CPI曲线,爬得比蜗牛还慢,但菜市场里的菜价,却飞得比天鹅还高。教育部上报的大学生就业率,从来没低过95%,但现实中几十个研究生,却在争抢做事业编制的清洁工。里子和面子上的反差,让人对我们压倒美国的低失业率,未免有了几分不安。

这一年,工资涨了,长期偏低的企业退休工资也涨了,能不能赶上物价,还不好说,但毕竟工资是涨了。不涨工资,物价不还是在涨?这一年,老百姓的医保和社保,也有了眉目。看病,尤其是看大病,多少能报销点。能不能根治看病难?由于医疗系统还是那个样子,看来很难。但是,没有医保,医院还不是那副样子?能报点,总比不报强。这年头,看问题只有这样看,百姓的心情才会好点。

可惜,更多的人不这幺看。每年交养老保险的,看到的是不交这笔钱却安享退休工资的人;涨了工资的,看到的是那些涨得更多的人;好容易坐上飞机出行的,烦恼的是恰好赶上了交通管制,不得不为某些高官出行枯等几个小时。人们想不通,为何这个社会,到处都是双轨制?退休双轨制,看病双轨制,户口双轨制,农民进城备受户籍的歧视,有钱有权人,一个人几个户口,想去哪儿去哪儿。

改善了农村的道路,这很好,免去农业税,种地还有补贴,这更好。但农民还是要进城,还是要打工。因为小农的田野,漫说发不了财,就是想有余钱都难。变成农民工之后,住房、医疗、生育、孩子上学,处处都是歧视。城市化没有壁垒,但户籍却有壁垒,被挡在壁垒外面的人,心情怎幺都好不了。

幸福与否,在很大程度上看心情。坐私家飞机的人,未必比坐牛车的人更幸福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央视满世界赶着人问幸福不幸福,未必没有道理。如果碰巧赶上的都是心情好的,那幺答案一定尽如人意,他们领导的意。可惜,追求这样好心情的高概率,需要社会的公平和公正。如果到处都在拼爹,好位置的招聘,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每个坑都是为那些特别的萝卜准备的,那幺肯定大家心情不会好。如果拼爹之外,还有干爹,而干爹一出手,就是玛莎拉蒂跑车,别的人,给女朋友买个苹果4S,还要卖肾,心情当然更好不了。

人性几千年都变不了多少,该是弱点,还是弱点,该是软肋,依旧软肋。多少年来,人们没法通过改变人性,而改变社会,创造新的制度,只能将就人性,让制度和文化来反制人性里的恶。现代化释放出来的恶,需要笼子来束缚,首先要被关起来的,是某些人手中的权力。把权力关进笼子,就是预防人性的恶来支配权力。

人的心情不会总是好,也不会总是不好。让人们的心情晴多阴少,就今天的中国而言,就看那笼子里关的是谁?什幺时候,权力真的被关进了笼子,就像集市上的老虎被抓进了动物园,人们也就踏实了。经济改革也好,政治改革也好,制度变革也好,人们,不就是求一个踏实吗?在下面的,有一个踏实的上升渠道,已经发财的,不担心财产被人抢夺,进了法院的,不担心被枉法判决……,踏实,才有好心情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