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的选择题,如何抉择?

  • 2020-06-16
  • 239

人生的选择题,如何抉择?

Stan哥开讲

人生的抉择时刻,我第一个想到的,是尊重老天的安排。人生除了自己努力以外,外在环境自己是无法做主的,既然做不了主,就尊重它吧!天上掉下什幺客观的环境机会,就要好好掌握。

如果当年彰中毕业之后勉强自己读医,大学毕业后随着潮流出国留学,我一定无法好好用功,因为我会成天担心在台湾的妈妈孤单,因此,我选择留在台湾创业。

责任所在,我当然还是会勉强自己。我不喜欢抛头露面,却仍勉强自己曝光,这种短暂的勉强克服以后,就不算勉强了。现在我来跟大家分享人生经验,不但不觉得勉强,还很乐意。

不管是学习或工作机会,其实都不要执意一定要怎幺样。老天已经安排好人生的每一个机会。考上彰化中学,就掌握这个机会好好学习、多历练,力求表现。

不要抱怨没有机会,我最不能接受的是:「机会都被你们这些老头子占去了。」在我看来,机会是愈来愈大,问题是竞争的人也愈来愈多。教育普及、不愁吃穿之后,很多人想创业,只是经常变成一窝蜂的「Me too」,能创造价值的空间变少了。当初如果我选择大家认同的学医或者是留学的路,今天就不会走出一条对社会有更大贡献的路。

最重要的是不断的学习準备,机会来临时才能掌握。活到老学到老,学什幺不重要,先后顺序不重要,勉强学习成本高。事业要经营,人生要经营,得先考虑投资报酬率。所以按照老天的安排去学习,成本最低,最不勉强。成本低,报酬率自然比较高。何况我们所追求的报酬率不是单元的,应该是多元、多面向的。所谓报酬率,一个是成果,一个是能力,能力是成果的基础,所以要不断的学习。

学习成果的多寡和天分有关,我在文字的使用上没有天分,但是我在市场、人性等方面有很多的体验,加上又重视它,因此我使用文字的精準度,常常比许多有学问的人好。

掌握有关键的、有价值的、创新的点子,比较能够落实,价值也会比较高。要创造价值当然要有能力,人活在世界上本来就是利他,利他就是最好的利己。要领导,除了统合资源,更要抱持着如何服务他人的心理,学习的过程就能慢慢累积历练。以服务他人为优先,利他为优先,才能掌握学习要领。

利己是一种盲点,但是长期用利他来利己,就不算盲点,这是追求间接、无形、未来的利益。累积足够经验之后,一旦有机会被推选为干部,除了学习如何称职,如能再加点创意或其他新东西,让大家有新鲜感,享受新的服务,就更好了。不断动脑筋,就是要和别人不一样。

如果有人问我:你会不会后悔?我说我不会笨到浪费时间去后悔,因为后悔已经没有用了。与其后悔,不如检讨为什幺不得要领?为什幺失败?有这个教训之后,如何避免重蹈覆辙?失败为成功之母,失败没什幺好后悔的。

走到十字路口,容不得人不往前走,不做选择。选择前当然要分析,如果好坏各占百分之五十,或者是七十、三十或者六十、四十,还得考虑当时的能力、客观环境。做了选择就不必后悔,万一失败了,也要乐观看待教训,或许这个教训未来用得上。

我上过两所大学,第一次考进成大,不如预期,因此决定重考。不过我在成大那一年收穫良多,除了积极準备重考之外,我还学习如何参与社团。后来进入交大,我带头成立社团,大家一起玩社团。正面乐观对待失败,把这段经历变成历练、锻鍊。

青年提问

Q1:您为何捨弃成大数学系,重考进入交大电子系,当时的心境如何?

A1:
我也有联考压力。我高一大概全年级排名一百多名,后来进步到五、六十名,到最后进步到一、二十名,虽然不是小时了了,但还是慢慢持续进步。最让我跌破眼镜的是:高一、高二数理科总成绩竟然是全校第一名,得了「爱迪生奖」。

老师、妈妈都对我有很高的期待,认为我应该要读国立大学,我也将自己定位在国立大学,所以考上当时还是省立的成大有些意外,所以我就準备重考。但是,在成大那一年我没有浪费掉,如果没有多一年先体会大学社团活动,我就没有机会在交大创立多个社团、带领七十几个同学一起玩。

「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」。如果不是第一年考不好,就没有来年改变我人生的机会。我也从不敢上台,变成敢上台。交大桌球队、排球队、摄影社、棋桥社都是我创的。有人说施振荣很出锋头,实际上我不是爱出锋头的人,我完全没有规划,而是抓住客观条件成熟的机会,当仁不让站出来。就在这个过程里面,我建立起信心,竭尽所能把社团弄好,赢得别人的肯定。

当年有些人因为家境不好,无法选择大学,只得报考师範学校、师专、台北工专。但他们的成就不比读一般中学差,有的甚至表现杰出。现在国内非常知名的人,或许初中成绩不是很理想,而去读高工、高商,他们依然闯出一片天。人生先走那一段路并不是很重要,重要的是,在你走那段路时,要不断学习,不断培养信心,留下痕迹。

Q2:您提到抉择的原则是「不勉强、不强求」。选择大学科系时,父母常会勉强我们填他们认为有前途,但我们不一定有兴趣的科系,我们应该顺从父母,还是向父母力争?

A2:
顺从父母比较容易,但是如果有强烈的其他意愿,可以充分跟父母沟通,如果父母比较开明,就可能说服他们。抗争不能解决问题,也没有排除问题。

过去大专联考填志愿,都照分数高低填,还好我考的不够好,否则我的第一志愿是台大物理系。理科当时在台湾的发展有点吃亏,理科是基础科学,工程则是比较应用的科系。我填了志愿以后,会上哪个学校都不知道,一切就交给老天安排,老天给我一个最好的机运,进入交通大学电子工程学系。

我觉得以抗争勉强争取来的结果,后遗症非常多,应该考虑后遗症影响未来的整个客观条件值不值得。我有一个朋友的小孩是台大化工系毕业,毕业以后到德国学音乐,现在是指挥家。还是那句话,人生先走那一段路没有什幺关係。

理工科的逻辑思维,对于做很多事情来说,是有很大帮助的。但整个社会不是只有理工,还有感性的东西存在,这在工程、理工的训练也许比较欠缺,若有机会接触感性的东西,没人会禁止你往那边发挥。

我要特别强调,真正有价值的,通常都是跨领域的。没兴趣的东西往往是自己的弱点,但弱点也有变成长处的时候。我常开一个玩笑,因为我在文学上没有学问,大家比较容易听得懂我的话;很多教授很有学问,但讲出来的话,学生不一定听得懂。

我只是举例说明兴趣是会变的,兴趣跟天分不尽相同,但是要把天分应用到不同的领域里。

比如我后来发觉音乐跟数学是一体的。音乐、数学都必须很精準,每一拍,每一个频率都有数学的基础。文艺复兴时代的名人,很多既是科学家也是艺术家。所以不管你的兴趣在哪里,掌握机会把基础打好才是关键。反正来日方长,不差那三五年。而且我觉得毕业后出了社会,能够学习、表现的机会更多,当学生时,专心学习各种能力最重要。

Q3:在选择的时候,发现所有的选项都不喜欢,那该选择放弃吗?还是勉强从中选一个?

A3:
发现所有的选项都不喜欢,怎幺选?你想要的选择,现阶段并不存在,那你想要暂时空白吗?这个人生空白不晓得有多久?不知道下个你要的选择什幺时候来?像重考大学,要等一年以后。不喜欢现在的工作,喜欢的什幺时候来呢?

我会建议勉强接受一个选择,利用这个历练来等待下一个机会。你不喜欢的那个历练,或许能够创造价值,可能是影响你未来关键的时刻。我在成大那一年,就是我人生的大转折,这个人生转折变成我很关键的休止符,不是真的「休」,而是人生在那边顿了一下,接下来就进入另一个崭新的境界了。

摘自《Stan哥的青春12堂课》

人生的选择题,如何抉择?

数位编辑整理:陈怡琳,陈子扬
Photo:Martin Fisch,CC Licensed.

上一篇: 下一篇: